rss 推荐阅读 wap

商推在线_商业推广资讯平台!

热门关键词:  as  医院  自驾游  xxx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时政新闻 财经资讯 企业信息 行业动态 创新发展 微商推广 品牌营销 市场观察 电子商务 商业百科

1989年原商业部部长提出了“商业文化”概念一一缅怀老部长

发布时间:2020-11-22 17:06:59 已有: 人阅读

  8月4日,备受尊重的原商业部部长去世,消息很突然!1月21日,在中国商经学会在京举办的新春团拜会上,还见到胡部长。那天,他气色很好,尽管因摔伤行动不便,但精神矍铄、风采依然。见面问候,倍感亲切。胡部长与刘毅、房爱卿、张志刚、何济海、黄海等好几位商业部老领导,与专家学者欢聚一堂,共祝佳节。胡部长应邀还在会上讲了话,赢得一片热烈的掌声。没想到,半年多来因疫情没机会再见面,他竟然离开了我们。一周来,相关微信群里,满眼都是默默的悼念;朋友见面聊天,都为失去这样一位老领导而感到痛惜。

  与胡部长接触已有三十年。1989年,胡部长提出“商业文化”的概念和理论,我是一名忠实的追随者。多年来,尽管多次见到胡部长,真情问候、躬身求教、恭请作序、倾听报告、研讨交流但单独坐下来聊天,只是去年夏天那一次。

  去年的6月初,胡部长的秘书刘久强几次电话“催促”我,胡部长家里还有一批书,意再次捐赠给学校,希望我派人去取。胡部长捐书助学、一片爱心,我得去一趟!

  于是,便请学校青年画家何先球特意为胡部长作了一幅画,带去以表达敬意。大概三年前,胡部长已经向学校捐赠一批书,约千余册,我在图书馆特地设置了“胡部长赠书”。当时取书时,因事务缠身我没去,实在失礼,一直过意不去,这次,我必须亲自去取。

  6月5日,初夏的北京,烈日炎炎。十点钟我准时敲开了胡部长位于干杨树小区的家门。老人坐在轮椅上,慈祥的脸上满是笑意,很高兴我来看他。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胡部长家,一个大单元,从客厅到书房,环视四周,摆设整洁,书香四壁,俨然一个大学者的寓所。家中只有老两口,胡部长已近九十高龄,老伴儿又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子孙不在身边,请了两个保姆,各侍一人。胡部长说他已是四世同堂,只不过不能同檐而居,两个曾孙都在香港读书,平时见不到,偶尔通个视频,以享片刻天伦之乐。

  借着我校办公室梁海滨、王洪剑两个人还没有到,我与老人家坐在客厅沙发上,尽情聊了好一会儿,得知了原来不知道的一些小秘密。

  胡部长1930年出生于浙江嘉兴,1948年在苏北解放区参加,1949年随南下部队参加解放福建,新中国成立到1988年,一直在福建工作,官至福建省省长。之后任国家商业部部长、国务院特区办主任,曾当选全国政协第八届、九届,享有“厦门海堤之友”的美誉。

  聊天中,得知胡部长是一个4岁就失去父母的孤儿。原名“胡振声”,之所以后来改名“”,就是渴望自己一生平平安安。果然,他一生走来都很顺利。他一再说一生都有好人相助,叶飞、韩先楚等使他没齿难忘。他对党感情至深。他原来只知自己属马,1930年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生日,亲属也不知道。参加后,他说自己造了“假”,在履历表上,把生日填上了1930年7月1日,把党的生日作为了自己的生日。

  作为学者圈子的人,以及商业系统的有识之士,说起胡部长的特殊贡献,莫过于他在1989年2月提出的“商业文化”,为此他出了好几本书,所以有人称胡部长为“文化部长”,胡部长对此不以为然。他说,自己早年毕业于江苏工业专科学校,学的是工科纺织专业,对文化却非常感兴趣。提出“商业文化”,直接源于改革开放后他看到了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差距。他认为,西方是新教伦理、资本主义精神,讲竞争;我们是儒家伦理,讲和谐,追求的是大同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东西方有不同的文化价值。西方靠他们的文化实现现代化了;我们靠自身的文化优势,也能实现现代化。

  最使胡部长受刺激一件事,是他到国外访问,说起“孙悟空”,外国人摇头不知,后来经解释才知道是一只猴子;而他们对“米老鼠与唐老鸭”动画,却津津乐道。“孙悟空”形象自从在《西游记》中出现,至今已有四百多年历史;“米老鼠”是华特迪士尼和伍培埃沃克斯1928年创作的动画形象,到现在还不到一百年。前者在世界上默默无闻,后者却在全球妇孺皆知。胡部长说:“孙悟空比米老鼠更厉害,将来一定战胜它。”正是这个原因,他认为文化很重要。市场经济、商品流通越发达越要讲文化,“没有文化不行”!

  记得早在1998年,当时我主持做了一个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中国名牌战略研究:“治散”和发展规模经济的对策研究》,课题完成后,人民出版社要给我出一部专著《中国名牌论》。在书中我提到,中国要做名牌,从国家层面,要有战略引领,调整产业结构,发展高质量的品牌经济;从企业层面,不能光靠广告推广,最根本的是要加强研发,提高产品质量,注重文化资源开发利用,提升品牌附加值。这个观点得到胡部长的高度赞同。当我请他为《中国名牌论》作序时,胡部长愉快答应了。很快傅华同志(时任胡部长秘书,现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把序就转给了我。在序中,胡部长对这本书给予了较高评价,并阐明了名牌的内涵和发展名牌的战略意义。他说:“我很赞同作者的观点:凡是商品都是满足人们需要的,它折射着劳动者强烈的人本精神。人们的需求是多层次的,同一类商品中,能够更高层次地满足消费需求,或者在同一层次上更好地满足需求的便是名牌。凡是商品都是价值和使用价值的对立统一体。商品里凝聚着人类最一般意义的劳动,同时也结晶着个性化的具体劳动,除了合目的性的具体劳动方式,还有主体性鲜明的劳动者的社会责任感、创新意识和审美情趣。这些决定着商品的级差利益,级差利益高者便是名牌。”“名牌商品的使用价值较同类商品高,它取决于具体劳动方式,一定的劳动条件下,管理水平越高,创造的级差利益越高。具体的劳动方式,从劳动对象、劳动工具到劳动者素质、劳动方法,既折射着历史的文化积淀,也反映了现实人的文化需求,积累着文化财富。因此,名牌价值论、名牌文化论、名牌管理论是一个问题不同观照角度的产物,统一于创造使用价值的具体劳动。”胡部长为我的著作做序,是对我极大的激励,为我之后在商业文化、企业文化和品牌价值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持续的动力。

  2006年,我校原校长王茹芹提出“京商”文化概念,举办“首届京商学术论坛”,就邀请胡部长出席,并得到胡部长的支持。以后胡部长多次应邀出席学校的学术活动,并给学校题词,对学校的发展一直给予鼓励和支持。就在我去看望他时,他还在向我了解学校的情况,对学校近年来的发展,特别是成功进入北京“特高校”并申报国家“双高校”,给予肯定和高度赞许。当他得知我校建设了运河文化景观,并成立了“运河文化研究院”,开始着手进行运河文化研究时,他很高兴。他提到,运河文化研究,扬州做得比较好;北京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文化很深,“你们要研究好,希望在你们。”

  当年,胡部长创立“中国商业文化研究会”,出任首任会长,我被选为常务理事;第二届换届后我担任了“高级顾问”。在韩天石、张大中两位老领导主政“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时,吸收我担任了副理事长;后来韩老推荐胡部长担任理事长后,我仍任职,后因兼职限制虽不再担任副理事长,但仍与厉以宁、吴敬琏、贾春峰、王珏、王锐生、唐任伍等名家大腕一起担任学术委员。所以,在商业文化、企业文化学术交流的各种场合上我与胡部长有不少接触,从接触中及听他的每次讲话中,都受益良多。去年见面时,当我告诉他我已年过六旬,他却很羡慕,认为这个年龄还很“年轻”,还能做很多事。

  斯人已去,思念茫茫。祝愿令人尊敬的老部长一路走好。他所倡导的“商业文化”研究一定会后后继有人;从长远看,中国的商业、中国的经济也一定会因文化而繁荣昌盛。

最火资讯

首页 | 时政新闻 | 财经资讯 | 企业信息 | 行业动态 | 创新发展 | 微商推广 | 品牌营销 | 市场观察 | 电子商务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商推在线 www.cxlsj.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