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商推在线_商业推广资讯平台!

热门关键词:  as  医院  自驾游  xxx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时政新闻 财经资讯 企业信息 行业动态 创新发展 微商推广 品牌营销 市场观察 电子商务 商业百科

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期刊的“逆生长”

发布时间:2020-06-30 19:43:04 已有: 人阅读

  大数据时代学术生态瞬息万变, 而目前中国学术期刊整体上对于数据秩序和学术话语构建的努力及瓶颈的研究中, 系统性的梳理和反思存在明显不足。中国式钻石OA和中国式五重螺旋, 是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期刊在学术分享和知识生产上的两个“逆生长点”。中国学术期刊在逆境中生长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学术分享中不乏利益的纠葛, 二是知识生产中亦不乏学术的撕裂。中国学术期刊若想在逆势中突围主要有两条策略:一是探索在学术分享中的机制创新, 二是坚持在知识生产中的学术存真。大数据时代, 中国学术期刊逆生长的理念应该是开放而不是闭锁, 融合而不是割裂。大数据时代, 中国学术期刊逆生长的图景应该是:学术的底色犹在, 思想的火花绽放。

  作者简介:李梅 (1980—) , 女, 江苏徐州人, 《探索与争鸣》编辑部主任, 副编审, 主要研究方向:期刊编辑研究与社会转型研究。

  有关中国学术期刊的逆境和逆势, 很多学者和编辑皆有述及。其中, 影响力特别大的莫过于2013年仲伟民发表的《缘于体制:社科期刊十个被颠倒的关系》一文, 以及2015年朱剑发表的《学术新媒体:缘何难以脱颖而出》一文。前者更加侧重于传统学术期刊, 从学术期刊与二次文献期刊、评价机构、网络平台、管理平台、市场、学术研究、作者、英文期刊关系的颠倒, 及学术期刊名实关系的颠倒、综合期刊与专业期刊关系的颠倒十个方面, 全方位地阐释了中国学术期刊的生存窘境。[1]后者更加侧重于现代学术新媒体, 从学术评价机制的不合理、学术信息源与受众的单一性方面, 着力分析了在“刊”与“网”之间的张力下, 传统学术期刊为何依然处于主流地位, 学术新媒体之路为何艰难。[2]时过境迁, 尤其在大数据时代学术生态瞬息万变, 尽管有开放获取的国际学术共享趋势, 亦有微信公众号的本土学术传播方式, 但是对于学术生态的研究和反思仍然有明显的不足。为此, 本文将主要聚焦大数据时代中国社科期刊的两个“逆生长点”, 重点论述其在数据秩序和学术话语构建层面的问题与应对。

  2001年12月, 由索罗斯赞助的开放社会研究会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召开首次开放获取国际研讨会, 并通过了著名的“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倡议”, 主要目的是通过网络平台建立一个公平、开放、自由的科学交流环境。布达佩斯会议对开放获取的内涵、标准及组织形式等进行阐述, 并提出两种开放获取策略即金色OA和绿色OA后, 开放获取出版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3]开放获取期刊是基于传统的订阅的出版模式之外的新的出版选择, 主要指研究成果在网络公共空间里可以被免费获取, 从而使得流动的知识成为共享的资源, 促进学术的创新和社会的进步。2018年4月, 在上海期刊协会组织的“科技期刊向知识、信息服务转型发展”高级研修班上, 班奇国际公司总裁、《出版研究季刊》主编罗伯特E.班奇,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和德国蒂墨出版社副社长格雷厄姆·布鲁菲尔德等人介绍了STM出版业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 Technical and Medical Publishers) OA期刊最新的进展。2017年以来, 金色OA特别是绿色OA进入爆发性增长阶段。金色OA经过同行评议, 遵循正式的出版流程, 在出版机构等网站上免费开放分享, 出版费用则由作者或机构或会员支付, 通常每篇为400至500美金。绿色OA则没有同行评议, 投稿版或预印版被存放在个人或机构网络存储系统上供免费开放分享, 出版费用为零。1

  相比于班奇、安诺杰等人所介绍的OA期刊从2012年的36%发展到2017年57%的增势, 据2003年DOAJ这个国际公认的OA期刊文献检索系统数据, 中国OA期刊仅有100多种, 社科类期刊几乎为零。这样的数据是否意味着中国的开放获取步伐滞后太多?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中国的社科期刊开放获取的途径目前主要有三种:一是自建网站开放分享, 突出的如《浙江大学学报》;二是自营微信公众号开放分享, 突出的如《探索与争鸣》;三是一些优质社科期刊牵头组建学术期刊新媒体联盟, 重组篇目栏目开放分享, 突出的如超星“域出版”。

  本文把中国这些优质社科期刊各种开放获取的实践称之为“中国式钻石OA”, 主要有四层意涵:其一, 这些期刊受制于传统的邮发体制, 依然保持传统的纸刊订阅模式, 有别于标准OA期刊。其二, 这些期刊对于前端的作者和后端的读者都不收取任何费用, Fuchs C和Sandoval M在2013年曾撰文谈论这种更为彻底的钻石OA的新趋势。[4]其三, 西方期刊整体上是出版商的经营模式, 盈利是其基本诉求, 相对而言中国更强调学术期刊的公益属性和社会使命。在此意义上可以说, 一些受到中国国家政策关照和资金照顾的优质的钻石OA, 在国际学术界一定会发展得更为稳健和出彩。其四, 中国的大数据恰逢其时, 很多技术运用领跑全球。比如社交媒体facebook直至2017年才推出facebook版“微信”飞书信, 还集合了facebook公众号、订阅号、小程序等的飞书号。中国式的钻石OA显然抢占了时间窗口, 拥有了媒体融合的初步经验。一言概之, 中国式钻石OA无疑是中国学术开放和国际学术社交的重要契机。

  知识生产模式是指知识产生和创造的方式, 是解释知识形成和发展的基本框架。20世纪90年代中期, 吉本斯等人提出了知识生产的模式转型问题, 认为知识生产已经从“模式1”向“模式2”转型。“就模式1而言, 其情境是由统治着基础研究或学科的认知及社会规范所规定的。相反, 在模式2中, 知识的生产是更大范围的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这种知识希望对工业、政府, 或更广泛地对社会中的某些人有用, 而这种需求从知识生产的开始就一直存在。”[5]2003年, 卡拉雅尼斯和坎贝尔在模式1和模式2的逻辑拓展上提出了“模式3”, “分形创新生态系统”是“模式3”的基本内核。“分形创新生态系统”主要是指具有多形态、多层次、多节点、多主体等分形几何学特质的创新生态网络。“它强调大学、产业、政府、公民社会以及自然环境之间分形协同创新, 并以竞合、共同专属化和共同演进的逻辑机理驱动知识生产资源生成、分配和应用过程, 最终实现知识创新资源优化整合。”卡拉雅尼斯和坎贝尔同时提出了模式3的适应性情境——基于侧重“知识经济”的“三重螺旋”和侧重“知识社会”的“四重螺旋”之上, 侧重“自然环境”的“五重螺旋”。[6]

  如果说模式1侧重于知识体系层面的学术规范, 模式2侧重于知识产业层面的学术应用, 模式3则侧重于知识观念层面的学术跨域。正处于大数据风暴中心的中国的知识生产, 正步入模式3及其适应性情境“中国式五重螺旋”之中 (见图1) 。本文称其为“中国式五重螺旋”主要有两层意涵:其一, 中国的学术生态系统与经济生态系统、政治生态系统、社会生态系统、自然生态系统之间的边界本就具有模糊和融通的特征, 大数据进一步加速了各个生态系统之间的数据流动和交互作用;其二, 处于五重螺旋中心的学术系统, 是整个生态系统之灵魂, 而学术期刊借助于大数据流对学术精神的传递至关重要。五个生态系统之间无论正向还是反向的良性互动都值得期待, 相反, 任何生态系统之间相互恶意的渗透和扰动都值得警惕, 尤其需要防止坏的生态链条的形成和固化。一言概之, 中国式五重螺旋无疑也是中国学术繁荣和国际话语创新的重要契机。

  自2014年媒体融合元年迄今, 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期刊的开放融合的探索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其中主要有两个现实困扰。

  上述提到中国学术期刊开放获取有三种主要路径, 在中国学术界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超大数据库系统, 由大型数据商把持, 需要读者或机构付费, 这也是中国学术期刊最初尝试开放获取的第三方发包模式。也即, 中国学术期刊通过与中国知网、万方、维普、龙源等第三方大型数据商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借助它们的数据库平台二次发布期刊。在大数据时代, 随着读者阅读习惯的网络化和使用习惯的便捷化转向, 这个数据库系统迅速膨胀, 很快牢牢地占据中国数字化期刊的主要市场。随之而来的就是, 传统纸质期刊在与大型数据商合作的过程中利益的天平逐渐失衡, 单枪匹马的期刊在某种意义上逐渐成为大型数据商的附庸, 或者说成为其生产线上的一个环节。对于一些签订了独家战略协议的期刊而言, 在数字化期刊上的支配权更是百般受限。正是在这种窘境下, 2002年由一些优质期刊牵头的《中国高校专业期刊》诞生了。当然, 大型数据商的存在对于中国学术传播的贡献也是不容抹杀的, 尤其是它们使得读者定向检索的时间成本和物质成本大大缩减, 从而在客观上加速了中国学术产出的功效。与此同时, 大型数据商自身也不断在数据挖掘服务上推陈出新, 比如中国知网的查重系统、学术影响系统、研究趋势系统、优先出版系统等的开发和应用。但是由于数据商的基本生存目标与出版商一样也是盈利, 对于OA期刊的发展趋势, 他们所持的态度基本上是保守和抗衡的。除了在期刊合作协议上设置种种限制, 对于OA期刊和非OA期刊, 数据商所提供的检索的支持也是有显著差异的。

  因此, 中国学术期刊如何回归合作的本质, 使小家庭作坊式的纸本期刊, 在大数据时代的数字化期刊发展上, 充分发挥中国钻石OA在学术传播上的引领作用尤为迫切。

  谢寿光曾经撰文感慨, 今日之学术生产的速度已然从“十年磨一剑”转换为“一年磨十剑”。大数据和开放获取的确都加快了学术传播和学术生产的速度, 纸本产量便是学术“繁荣”的主要表现之一。表现之二在于, 近年来中国专业化学术期刊包括外文期刊通过转刊、复刊、新刊等形式大幅增加。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整个学术专业性的转向, 以及量与质齐飞的可能。表现之三在于, 诸多学术期刊、二次文献评价机构绑定微信公众号, 使得刊物过往文章的上镜率反复提升;与此同时, 诸多学者个人也开设微信公众号, 再次增大了个人过往研究与当下思考的曝光率。然而, 需要提醒的是, 学术繁荣与知识过剩的边界是相当脆弱的。其一, 高品质的研究成果毕竟非常有限, 而诸多期刊的分割, 客观上加剧了高品质的研究成果分布形态的分散化, 不利于高品质研究成果的体系化和接续化。其二, 爆炸式的网络学术的繁华, 极易加剧阅读的负担, 加速阅读的疲劳, 使得学术趋于同一化, 无助于优质学术成果产出环境的营建。其三, 无论是大型出版商数据库的经营, 还是期刊或个人微信公众号的推送, 基本单位是以“文章”“文章梗概”为主体, 见文不见刊, 这尽管是它们对大数据时代碎片化阅读的自适应的调整, 却不利于知识汲取和学术研究的系统化和有序化。

  以刊聚文, 以文聚人, 以人聚话题, 以话题聚资源……这是学术期刊参与构建的学术生态系统向其他经济、政治、社会、自然生态系统渗透的一般路径。中国式的五重螺旋为知识服务于社会、学术造福于民众开辟了新的天地。需要强调的是, 在浮躁的、绚烂的天地之间, 学术的本真需要格外守护。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5·17讲话中肯定了哲学社会科学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以及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提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 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 着力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 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在5·17讲话的思想保障下, 中国学术期刊若想在逆势中突围, 有两个主要的应对策略。

  (1) 当开放获取成为国际主流取向, 体制的保护也罢、数据的分割也罢, 都只是暂时的趋势。尽管如此, “酒香也怕巷子深”, 中国学术期刊一方面要积极通过规范的开放获取的法律文案的声明和实践, 更早、更多地加入DOAJ这个国际公认的OA期刊文献检索系统, 即首先要接纳和迎合国际标准;另一方面也要主动思考如何可能在既有的各种数字化期刊平台整合的基础上, 推出更具权威性、更有公信力的中国自己的OA期刊文献检索系统。

  (2) 这些年来, 中国教育部引入西方SCI、SSCI、AHCI期刊索引和影响因子等学术评价指标, 中国学术界也锁定CSSCI等期刊索引为学术评价指标。一旦学术评价的轴心确认, 一系列关系到学者、学术期刊、科研机构和数据商的职称评定、荣誉认定、绩效奖励、现实收益等外在的激励自然随之旋转。然而,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的政策体系专项奖励学者开放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的学术行动。是时候将研究成果刊发或转摘或开放分享于有影响力的App平台, 分享于有影响力的机构和个人的微信公众号、微博, 以及有影响力的网站, 并将其纳入参考文献引用系统和学术评价系统。

  (3) 微信公众号已经成为中国学术传播的重要窗口, 但是学术的微信板块整体上还是一盘散沙, 还是一派拘谨僵持的状态。工业化4.0时代, 将是个性化定制需求的时代, 其为学术期刊的微信公众号的经营提供了更多想象的空间。为此, 一方面, 学术期刊的微信公众号平台应基于读者多元化的阅读需求和作者多元化的治学需求, 尤其是他们对于海量研究成果精细甄别的需求, 精准推送深度加工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 各个散落的学术微信公众号平台, 可考虑通力合作组建微信矩阵, 在有序的学术竞争的张力中释放中国学术开放分享的整体性出场的国际能量。

  2. 知识生产中的学术存线) 大数据时代, 开放获取会加速流动的数据, 更容易打通各个生态系统。对于经济和政治生态系统而言, 学术期刊所参与构建的学术生态系统, 尤其要秉持审读的品位、学术的定力、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 主动规避对“金钱”“名利”的追逐与介入。如班达所强调:“知识分子是一小群才智出众、道德高超的哲王, 他们构类的良心。”[7]此话尽管有些狂妄和极端, 却点明了学术生态有别于其他生态的本质。与此同时, 学术期刊也要进一步厘清期刊与学者、科研机构、数据商之间的角色定位, 积极探索市场运作的规律和新数据秩序的转换, 尽快完成自身数据角色的转型。当然, 政府对于中国钻石OA的发展需要给予充足的扶持。

  (2) 长久以来学术都被视作小众的、高冷的、闭锁的、专业的一种精英存在状态。大数据时代的来临, 尤其当微信公众号这样的新传播渠道应运而生, 中国学术第一次全方位地直面和对接大众, 社会科学的普及意义进一步升华。对于社会系统而言, 中国学术期刊所参与构建的学术生态系统, 尤其需要注意在大众的芜杂中守护学术的精神内核, 同时借助学术的想象力和思辨力, 引领大众的创新和启迪社会的良知。中国学术评价长久以来只有学术机构和同行评议的形式, “学术的大众点评” (比如对学术文章的网络评议、微信评论等) 或是未来学术繁荣的主要推动力。

  (3) 就学术生态系统本身而言, 一方面, 一些国际领先的权威学术期刊, 普遍缺乏策划, 单纯地接纳自然投稿, 中国学术期刊应该率先借助于大数据的广泛运用, 主动设置标识性的概念、创新性的话题, 引领理论商榷和学术争鸣之风尚;另一方面, 中国学术期刊也应该有意识地扶持有创新力和批判力的学者、有生命力和行动力的学术社群, 在学术共同体的营建中, 使更多有价值的学术研究成果更好地反馈于经济、政治、社会乃至自然生态系统。

  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期刊逆生长的理念应该是:开放而不是闭锁, 融合而不是割裂。大数据时代中国学术期刊逆生长的图景应该是:学术的底色犹在, 思想的火花绽放。

  [1]仲伟民.缘于体制:社科期刊十个被颠倒的关系[J].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 2013 (2) :23-40.

  [2]朱剑.学术新媒体:缘何难以脱颖而出--兼及学术传播领域媒体融合发展[J].北京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5 (4) :7-17.

  [5] 吉本斯.知识生产的新模式:当代社会科学与研究的动力学[M].陈洪捷, 沈文钦, 等, 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3-4.

  [6]武学超.五重螺旋创新生态系统要素构成及运行机理[J].自然辩证法研究, 2015 (6) :50-53.

  [7]朱利安·班达.知识分子的背叛[M].佘碧平, 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5:12.

  1 2018年4月, 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指导, 上海市期刊协会和上海新闻出版教育培训中心主办,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学报编辑部承办的“科技期刊向知识、信息服务转型发展”高级研修班中的课件内容, 具体参见。

  2 本文的图1参照卡拉雅尼斯和坎贝尔的五重螺旋图, 绘制了知识生产模式3阶段的适应性情景“中国式五重螺旋”图。

最火资讯

首页 | 时政新闻 | 财经资讯 | 企业信息 | 行业动态 | 创新发展 | 微商推广 | 品牌营销 | 市场观察 | 电子商务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商推在线 www.cxlsj.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